您现在的位置:主页 > 围栏网厂家批发价格 >

围栏网厂家批发价格

ST群兴28家子公司多数为空壳 “高大上”概念一度撑起60亿市值

发布日期:2021-07-08 23:23   来源:未知   阅读:

  近日,因实控人王叁寿非经营性占用上市公司资金2.8873亿元,群兴玩具(002575,SZ;昨日收盘价4.42元)被实施退市风险警示,公司股票简称变为“ST群兴”。同时,王叁寿也因其担任法定代表人的一家咨询公司的税务问题,在北京市公安局西城分局协助调查,并于2月13日取保候审。

  因ST群兴未能在第一时间披露上述重大事项,4月24日,公司收到广东证监局责令改正的决定书。ST群兴股东深圳星河数据科技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深圳星河)以及北京九连环数据服务中心(有限合伙)(以下简称九连环)也因违规事项收到警示函。

  事情发生后,《每日经济新闻》记者第一时间尝试联系王叁寿,按照其要求发送采访函后,未收到回复。随后,4月23日,记者相继走访ST群兴位于北京、广州、成都、深圳的多家子公司及股东公司工商注册地,然而记者并未看到相关工作人员在此办公。

  王叁寿入主ST群兴一年多来,为上市公司打造了各种靓丽名片:区块链、大数据、孵化平台……依靠这些不具实体的子公司,ST群兴市值一度超过60亿元。而近期“爆雷”后,公司股价连续4个交易日“一字”跌停(跌幅5%),市值跌至27.3亿元,缩水过半。

  4月20日晚间,ST群兴连发6份公告。ST群兴公告称,此前媒体所报道的,ST群兴实控人王叁寿被带走调查并处于取保候审状态属实,且王叁寿及其关联方还存在占用上市公司2.89亿元的情形。基于实控人非经营性资金占用,ST群兴一夜之间被“戴帽”,股票触及其他风险警示。

  在ST群兴4月20日“官宣”前,还闹了一场信披乌龙。4月14日,中国网财经接到九次方高管报料称:“上市公司群兴玩具实控人、九次方董事长王叁寿于2020年1月15日被公安机关带走调查;2月14日补缴了大额的税款;此后办理了取保候审手续。目前,王叁寿所涉及的案件还在调查过程中。”

  ST群兴董秘胡明珠对此却予以否认。她表示,王叁寿当时并不是在取保候审阶段,其本人处于自由状态。而在深交所下发关注函介入后,ST群兴才正式公布上述事项。

  实际上,王叁寿在2018年11月入主ST群兴后,不断将名下企业注入上市公司,同时也另外设立了数家子公司,ST群兴由此前的玩具老牌企业一跃成为新兴行业弄潮儿,旗下子公司涉及的行业涵盖跨境电商、产业链孵化平台、大数据、区块链以及国际科技创新服务等。

  根据ST群兴2019年半年报及工商资料,截至目前,公司共有28家子公司,其中有4家子公司是在王叁寿入主前成立的。换句话说,王叁寿成为ST群兴实控人的一年半时间内,增加了24家子公司。而这些子公司的注册资本大多为几千万元,注册地址多为北京、广州、东莞、成都等地。

  财报显示,王叁寿入主ST群兴后增加的24家子公司中,亏损最多的北京科创梦工场科技有限公司2019年上半年亏损12.8万元,盈利最多的北京汉鼎科创信息咨询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汉鼎科创)同期净利润也仅为77.13万元。

  这些子公司为何拥有千万级注册资本却几乎没有经营业绩?4月23日,《每日经济新闻》记者来到ST群兴7家北京子公司的同一注册地址,北京市通州区新华北路55号院2幢楼内。意外的是,这里并不是一栋商务写字楼,而是政府机构。

  商资料显示,ST群兴北京的7家子公司均注册于2019年3~7月,但负责新华北路55号院安保的工作人员表示,至少近几年此地都为镇政府的办公地,院内没有企业入驻。

  “这里不分几号楼。”上述工作人员表示,新华北路55号院内共有3栋建筑,分别是通州区税务局永顺税务所、镇政府办公楼以及食堂,但并无上述7家子公司的注册地址中显示的“2幢”编号。该工作人员还透露,今年春节前曾有建筑工人寻着类似的地址来找寻院内公司,也是无果而终。

  企业缘何注册在政府机关大楼内?接近通州市场监督管理局登记注册科方面的人士介绍,正常情况下,企业应当注册在商业或办公的地址。

  前述盈利最高的汉鼎科创,其官网上的北京地区办公地址与王叁寿旗下的九次方大数据信息集团有限公司在同一栋楼内,即北京市海淀区永泰庄北路1号的中关村东升国际创业园6号楼。4月24日上午,记者前往该园区,但受到防疫要求及园区管理政策的限制,未能入内,园区安保工作人员介绍,上午还有媒体记者希望入内寻找九次方大数据,但未能获准。

  记者在广州寻找ST群兴子公司时,也同样扑了个空。工商资料显示,ST群兴子公司广州进博汇跨境电商有限公司及广州数字星河产业发展有限公司的注册地,均为广州市花都区迎宾大道95号交通局大楼。当记者于4月23日上午探访时,大楼保安称,这两家公司平时都没人,就是挂了个牌子,过年后就没见人来过。

  ST群兴2019年收购的成都中环生态大数据有限公司(以下简称中环生态)则完全是“虚”的。2019年,ST群兴从关联公司四川数之星河数据处理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数之星河)手中收购了中环生态,当时,坊间便质疑不断。

  中环生态于2018年开始组建独立的研发、技术与市场营销团队,号称在生态环境中实行大数据决策。中环生态被包装上“大数据”概念,但当时却未开展业务。截至2019年6月30日,中环生态的资产总额为1001万元,全部是货币资金。当年上半年,中环生态营业收入为0,净利润亏损15.6万元。对于这样一家公司,ST群兴却甘愿支付1000万元交易作价。

  特别需要指出的是,ST群兴去年7月24日披露公告时,中环生态号称有多项软件著作权证书。但《每日经济新闻》记者查询启信宝发现,中环生态的16个软件著作权证登记批准日期较为集中。生态环境大数据融合共享交换平台等5个软件著作权证书均是在当年7月3日登记批准,其余的则是在收购后的10~12月完成。

  有意思的是,中环生态的注册地址和ST群兴控股股东成都数字星河科技有限公司的注册地址一样——均在青羊区贝森北路1号。4月23日,记者来到该地,这是知名的西村大院,包括商业街、写字楼、体育场馆等综合性的产业园区。西村大院共有1~5号楼。记者挨个查访,均没有找到中环生态和群兴玩具控股股东成都数字星河科技有限公司的办公地址。

  “我们这里已经不允许注册地在这里,办公地在外面的行为。”西村大院物业中心有关工作人员把这种行为形容为“虚拟孵化器”,从去年开始,为了方便管理,西村已经不允许企业这样操作,“我们和企业签了合同之后,才允许去提交资料作注册地址。”另一名工作人员表示,这里没有中环生态和成都数字星河科技有限公司。

  “中环生态没有办公地,办公地点是‘虚’的。而成都数字星河科技有限公司的人员已经回北京了。”一知情人士表示。

  据他了解,中环生态是挂靠壳公司,没有开展业务。但《每日经济新闻》记者查询纳税系统发现,中环生态的纳税人状态正常。

  2018年10月19日,ST群兴盘中股价达到近年来最低点,2.85元/股,原有的玩具主业经营已一落千丈,后续也无其他业务支撑,ST群兴彼时最大价值即是公司的上市地位。11月初,王叁寿带着他一众大数据公司来了,短短几天内,王叁寿耗资7亿元成功入主上市公司。其中,王叁寿旗下的深圳星河数据科技有限公司、成都数字星河科技有限公司以及北京九连环数据服务中心(有限合伙)合计持有20%股份,ST群兴原控股股东群兴投资将其持有的9.85%股份投票权委托给成都星河行使。资本市场对此反响热烈,ST群兴股价在一个月内由低点2.85元/股涨至最高点9.22元/股。

  王叁寿正式开始打造全新的ST群兴。在2018年年报中,ST群兴表示,将持续不断地推进四大科创战略:科创桥头堡战略+科创领航鲸战略+科创孵化投资并购基金+星河梦工场,这四个名词背后分别是指孵化平台、出海服务、孵化投资以及孵化基地四个方向。

  一年之后,ST群兴在当时定下的四大战略并无第二步,反倒是在2019年通过子公司黑匣子数据科技(江苏)有限公司成为区块链概念股,2019年成立的中环生态也将ST群兴引入大数据行业。

  在众多热门行业标签、炒作噱头背后,ST群兴并未产出实际商业价值。在今年2月上市公司披露的未经审计的2019年业绩快报中,ST群兴营业收入增长271.7%,实现7079.39万元,但归属净利润却由正转负,亏损4464.32万元。ST群兴表示,净利润大幅下滑的原因之一是公司交易性金融资产产生投资损失。

  在上市公司业绩表现不佳的同时,王叁寿与其投资伙伴也出现了分歧。3月13日,ST群兴宣布,深圳星河与李玥签署了股份转让协议,拟将持有的上市公司5.43%股份转让给后者,但此事并未得到深圳星河股东武汉三新、葛坚的支持。

  4月23日,《每日经济新闻》记者致电武汉三新,其工作人员表示将会转述采访请求,但截至发稿,未获回复。随后,记者于24日来到位于深圳市龙岗区龙城街道的正中时代广场1808-Y,这是深圳星河的工商注册地址。然而,在正中时代广场的A、B两栋大楼上,记者均未寻找到深圳星河的办公地。记者率先进入的B栋楼中,1808号办公室是一家供应链公司,里面的员工告诉记者,从未听说过有深圳星河这家公司,或许是在隔壁的A栋。而记者来到A栋18楼之后,才发现没有A栋没有1808这一门牌。

  在楼道间工作的保洁人员告诉记者:“这一层楼没有1808号办公室,你说的深圳星河公司也不是在我们这层楼里,好像8楼有家什么数据公司,你可以去大堂看看,下面有牌子可以找公司。”

  不过,在正中时代广场A、B栋的一楼大堂楼层索引牌中,深圳星河这一公司名称也无处可寻,前台工作人员称:“今天也有人来找过这家公司,但我没有听说过楼里有深圳星河,建议你给他打电线;记者此前就在工商资料中找到深圳星河电话并尝试联系,而公开的两个手机号码中一个是空号,另一个正是王叁寿本人的手机号码。4月22日,记者拨通了王叁寿的电话,面对记者采访的问题,王叁寿一直表示以公告为准,后因记者不断询问,其同意记者将采访函通过手机短信发送。但截至发稿,记者再未能联系上王叁寿本人。

  中国网科技转载此文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不代表本网的观点和立场。文章内容仅供参考,不构成投资建议。投资者据此操作,风险自担。宝岛眼镜店加盟费 宝岛眼镜加盟条件www.bubf.com.cn